鲤灯

中秋节的小甜饼(乙女向注意)

非常喜欢中秋节,脑补的中秋最佳场景是杏黄色的月亮,枝叶扶疏的庭院里,至亲至爱的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有月饼和桂花酒,谈论的是开心温暖的话题,空气中有桂花香漂浮萦绕,如此良景,可消永夜。总之是圆圆满满没有离别和缺憾。


不过这样的愿望大都只是没有实现的,今年的中秋是个阴天,没有月亮,也没有回家。


不过和室友瓜分月饼也不错。我喜欢苏式月饼,最爱鲜肉和萝卜丝馅;广式月饼的话,偏爱椰蓉和豆沙;冰皮月饼也不错,凉凉的,抹茶味最好。室友爱吃广式的,并且只爱莲蓉。


也想和刀刀们分享月饼呢。鹤丸出场在偏后,其实本来该是群像,但是想写鹤啊,然后就有点生硬地加上去了。

前面感觉歪成了美食文。




>>>>>>>>>>

比起家乡的热闹温暖的中秋,这里的“十五夜”总觉得色调苍凉许多。

十五夜不吃月饼,吃月见团子,要准备祭月,用瓶子装几支芦苇,还要有小兔子,不过都是化成兔子模样的团子而已。

“风流!”歌仙手一扬,闭眼陶醉地喊了一声。

是挺风流的,十五夜的标配莫名有诗经楚辞那种悠远的气度。

歌仙自告奋勇地要包揽十五夜的节日布置,审神者思忖了一下,觉得以歌仙偏向传统古典的审美应该是可靠的,就交给了他,果然很不错。

说起来,是就任审神者之后第一次过中秋。万恶的时之政府没有把中秋算作法定节假日,也就是说不可以回现世!好想念家里的月饼啊,挚爱的鲜肉月饼!咳咳,说起来在家乡,节日食物都会分作甜党咸党、南方北方组,不过审神者是博爱类型,什么都吃,虽然偏向一点咸党。

在房间里和父母视频,被秀了一桌子的好菜,还有新鲜出炉的月饼!隔着屏幕流口水啊!

今天父母去看望了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家里人小聚了一次,热热闹闹。

唯独少了审神者。




“再见。”结束视频之后,不禁心酸啊。

不过也没有这么糟糕,至少自己也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大家子的刀剑们。

今天免了大家的内番,出阵和远征都取消了,好好过个节吧~

不过这里的十五夜习俗并不是很熟悉,歌仙一手包办也就没问题了,但是自己什么都不做浑身不自在!喂喂喂,这可是很重要的节日哦!

既然歌仙包办了“十五夜”,那我就来安利一下“中秋节”好了。

中秋首先,就要从月饼做起了。




“月饼?啊,这是主人家乡的习俗吗?”烛台切帮忙把各种食材找了出来。

“是啊。面粉,白糖,鸡蛋,油。。。嗯。。。不行。”审神者点着找出来的食材,发觉明显不够。毕竟月饼不是这里的食物,也不算是日常食物,很多需要的东西都没有。

“食材不够吗?”烛台切看着台面上摆着的并不多的食材。

“是啊,光忠,我列一份清单,你帮我拿去找博多和一期,让他们去万屋买。”审神者拿着小本子写了几样东西,撕了下来递给烛台切,“其实也不多,但是还是挺重要的。”

“好,只是不知道这样做月饼的时间会不会不够,赶不上赏月。”虽然不熟悉月饼的做法,但莫名就觉得很需要时间的样子,至少比蛋糕要复杂。

“放心放心,来得及,等他们回来的时间不会闲着,让他们去买的东西其实只是做一种月饼的必须品,我先做另一种月饼,需要的材料更简单,现在有的就足够。”审神者打开冰箱拿出鸡蛋开始准备起来。

“OK,没问题,我马上回来。”烛台切转身走出厨房。


苏式月饼是最好吃的!审神者一边和着肉馅,一边在内心大肆赞美,边和馅边想像鲜肉月饼烤熟后的样子,简直人间美味。

酥脆金黄的饼皮上撒着黑芝麻,透过微微甜香气的饼皮,更加馥郁浓厚的醇香味道只流露出淡淡的痕迹。一旦咬开,饱满的肉馅溢出汤汁将层层叠叠的饼皮浸润,瞬间将饼皮甘香酥脆的口感变得更丰富,鲜香的肉馅有多美好就更不必说了!还有萝卜丝月饼也是绝妙,萝卜本身的甘甜清爽,因为提前的腌制烹调变得咸香丰腴,别样的一种滋味。

准备卖安利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交代完审神者的吩咐,烛台切很快回到了厨房,洗洗手穿上围裙准备帮忙。(真居家旅行必备NO.1)

“光忠,和面就交给你了,我让你放东西,够了我会喊停。”制作苏式月饼的饼皮除了加的食材之外,和面本身并没有特殊之处,不过依然是个力气活呢。

本丸第一大厨烛台切,轻车熟路地和好了面团,这个时候肉馅也差不多了。

“好了。”

“还没好,同样的去掉水和糖,要再和一份。正好我去准备另一种馅。”

“果然是很有意思的食物。”

因为苏式月饼的皮是多层的,除了水油皮还有一层酥油皮,所有在和面这个步骤上还是麻烦一些的。



“主人平时并不来厨房,真没想到会这么熟悉烹饪之事。”按着审神者的吩咐,在静置了一段时间后,烛台切把之前活好的两份面团分别分成数量相同的小团子,再按照一个水油皮团子和一个酥油皮团子的组合捏合在一起再擀成饼皮。

“其实也不是,虽然我会做饭,但我绝对没有光忠好,只不过月饼是我家乡特有的食物,这里只有我熟悉做法而已。”审神者开始将馅放在饼皮上,包成团子后轻轻压扁,一个个整齐地码在烤盘里。

“嗯,包含的心意,真是羡慕主人以后的心上人呢。”

“对方并不想说话并把你一起包进了月饼里。”

“哈哈哈。”

可恶啊,突然开这腔,不会看穿了什么吧,应该不会,虽然对你室友有小心思,但是月饼绝对不带私心,这可是一整个本丸的口粮!




全部码好之后,涂上鸡蛋液撒上芝麻,放进烤箱。大功告成!




时间正好,一期一振和博多从万屋回来了,要的模具和其他食材有了,开始做广式月饼,馅是蛋黄莲蓉和豆沙。




被烛台切一句话挑起来的情绪波澜很快被月饼烤熟的香气全面压了下去,苏式月饼真是太太太太太太棒了!

“好香啊,闻起来就很美味,嗯,感觉咸口的月饼会更受欢迎一些,甜味的话短刀们和年纪大一些的刀们会比较喜欢。”

“小孩子喜欢甜食我懂,年纪大一些的刀会比较喜欢甜味,为什么啊?”审神者表示并不明白这有什逻辑关系。

“传统的和果子都比较甜,年纪大的刀会比较习惯这样的甜食。”

是吗?年纪大的刀会喜欢甜食,这样的话,他应该会喜欢的。

审神者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太阳的橘色的余光从天的一角逐渐变淡,昼与夜交织的地方呈现淡紫色,像某种玫瑰的颜色,缓慢地扩散,最后将昼的余角吞没。之后澄净的夜色从东边铺开,一览无余,如同风吹落了繁星一般,只有疏离的星子几点散布,而月岿然不动。

今天的月是审神者最喜欢的暖色,杏黄的,温暖而甜蜜。

歌仙在庭院的廊下摆上了月见团子和插了苇草的陶瓶,风吹过,苇草浅灰的穗子簌簌拂动,在月色中格外的动人。

歌仙对此大加赞赏,忍不住开始吟诵俳句。

“风采秋苇处,明月未照婆娑影。”(我瞎编的,无出处)

“哈哈哈,甚好甚好。”



刀剑们都在庭院里。因为月色明亮,点灯就太过可惜了,所以本丸室内都没有开灯,除了靠近里面的厨房。

一期一振和长谷部帮忙把审神者和烛台切忙了一天做好的月饼装在大盘子里,一盘盘端到了庭院的廊下。




果然和烛台切说的一样,咸味的苏式月饼广受喜爱,人人都会吃,而短刀们尤其喜欢甜甜的广式月饼,平安老刀们就着广式月饼喝茶赏月毫无违和感。

“谢谢主人!”“主人做的饼真好吃!”“最爱主人了!”

短刀们开心地吃着月饼,药研叮嘱其他短刀们别吃太多,当心蛀牙。嗯,药研也是个特例,唯一一个比起广式月饼更喜欢苏式月饼的,不愧是短刀身太刀心,口味也不像短刀。




坐在廊下,莺丸给审神者倒了杯茶,苦味正好冲淡了广式月饼的甜味,果然并不是很适应在晚上吃甜的东西,还好茶盘里的广式月饼是切成了小块的,不需要吃下一整个。

“十五夜是非常美的时候呢,月色清静,又是丰收时节,充满了自然的恩惠。”莺丸吃了一小块月饼,捧起茶杯喝了一口。

“嗯,是啊,秋天的月亮如同春樱夏萤冬雪一样,正是最好的时候。”不准备继续吃月饼了,审神者端着茶杯小口小口地喝,茶香同白色的水雾一起萦着眼前月光袅袅浮动。

“我听说,十五夜在主人的家乡是个团圆的节日。”

“莺丸是想念大包平了吗?”

“是啊,要是此时他也在,就能够一起吃着主人做的饼,喝着茶欣赏月光。”

莺丸我对不起你,我发誓,下次一定会把大包平接回来的!

“不过并不是什么烦恼之事,有人可以思念是一件好事情,而且大包平迟早是会来的。”莺丸笑眯眯地说。

真是只温柔的莺啊。

“倒是主人你,团圆之夜。。。”

“如莺丸说的一样,有人可以思念就是一件好事情,我的家人现在团圆在一处,并且思念着我,我也思念着他们。虽然不在一起,但是彼此的心都是一样的,我了解这份感情,并且可以深深地感受到。而且。。。”审神者抬起头,头上的月亮啊,将月光温柔地流淌下来,“我们还看着同一个月亮呢。除了这个,你们也是我的家人,我依旧是和家人在一起。”

“哈哈哈,能作为主人的家人,我很高兴。”莺丸温柔地笑,侧过头,“鹤丸,喝茶吗?”

“哟,被发现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们一个惊吓。”




鹤丸国永在审神者旁边坐下。他原本就很白,加上白发白衣,此时月光流洒在他身上,好像加了一层柔光,整个人好看得不像真的一样。

审神者看了一眼就立马移开视线不敢多看,不然会忍不住一直盯着看的。

怎么这么好看呢,让人忍不住多看会露馅的。




“中秋节赏月不该喝点桂花酒吗?”

“哦?鹤丸了解主人家乡的节日吗?”

“我找次郎拿的酒,闻起来很不错哦。”

“啊,茶壶空了,我去添些水。”莺丸拿着茶壶起身走开了。



“。。。。。。”什么情况?莺丸你回来!审神者想拉住莺丸,但是回头的时候莺丸已经走远了。

“喏!”一只杯子被塞到手里。

鹤丸国永拿着一个小酒壶,往杯子里倒了半杯酒。

桂花酒是浅浅的金色,酒中有桂花,或漂浮或沉淀,像被浓缩进一盏的秋天,酒香裹挟着桂花的甜蜜扑上来,像秋天里带着清甜醉意的风。

审神者的确是喜欢酒的,认为酒趁兴最好,除了趁兴,有点中二的审神者还觉得,酒三分是诗才,五分是侠义,七分是豪气,这是小时候武侠小说看多了的后遗症。其实她并没有喝过,所谓喜欢全是情怀啊!

没有拒绝,审神者抬起手,喝了一口,没有着急放下去,将杯子举在眼前,看月光照在杯中。月光酿酒意,更加好看了。

转头看一眼旁边的付丧神,带着笑意的眼看着她,金色的瞳孔就像杯中酿了月光的酒,嗯,真好看。

“怎么样?不错吧?”付丧神自己也喝了一杯。

“嗯。”

“嗯?怎么一直看着我?”见审神者一直盯着自己看,付丧神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不好意思稍纵即逝,“我这么好看吗?”

“很好看啊!”

“哇,这么直白,吓到我了。”

“鹤丸是很好看嘛!。。。chu。。。”




“啪!”


杯子掉在地上碎成一堆白瓷片。





鹤丸国永真的被吓到了,从脸颊烧到耳根。

亲了眼前的付丧神一口,审神者毫无半点害羞的意思,歪着头眨眼看着被惊呆的鹤丸国永。

“这惊吓真是太厉害了!”鹤丸国永伸手将审神者手中酒杯拿了过来放下,把她拉起来,牵着避开人群,从本丸没人的走廊走到了审神者的房间。

“乖乖躺下睡觉,明天再玩了。”让审神者坐在床上,鹤丸国永轻声哄着。

“为什么?大家都还在玩啊,我不困。”审神者起身就要出去。

鹤丸国永抓住她另一边胳膊拉她坐下,弯着腰说:“那不睡,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出去拿一下东西马上回来,好不好?”

“好。”听见不用睡觉了,审神者答应道。





鹤丸国永回到廊下,取回了放在那边的酒壶和只剩一个的杯子。

回来路上经过厨房,又再拿了一个杯子。




给审神者倒了小半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

审神者捧起杯子喝了一口。

“好不好看?”

“好看啊!”

连着问了三次,没有被嫌烦。

其实想问喜不喜欢的,不过还是更想听到在不是喝醉的情况下亲口说,现在说的话,醒来也不会记得。

这样珍贵的话,不想哄着她说出来。




小半杯酒也喝了很久,审神者显得有些困了。

“现在去睡觉吧,乖。”

“嗯。”



喝了这么一点就醉了,真是沾杯倒啊。

鹤丸国永靠在床头看着审神者。

竟然吓到了我。

摸了摸脸,仿佛还能触碰到那个吻。

付丧神站起来,俯身在审神者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这样应该不算犯规的,只是亲回来了。



之后审神者再也没有机会碰酒了。

次郎不动行光拿着酒的时候都被某付丧神不着痕迹的挡在审神者三尺之外。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起来审神者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月饼挺好吃的。

也没有别的付丧神知道审神者酒量不好并且喝醉过这回事。

莺丸后来过了很久才回到廊下,看到碎掉的酒杯,微微一笑,不过之后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一个很棒的中秋节,嗯,就是这样对吧?

(莺丸大佬,深藏身与名)


评论(2)
热度(24)

鲤灯

刀剑乱舞

不吃腐

审美一般,就和我的主页一样普通

© 鲤灯 | Powered by LOFTER